碘酸钾 碘化钾 海藻提取液 海藻鲜味液 彩色液晶显示器用化学品

企    业:鞍山金典生物工程有
限公司

地    址: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
振兴路85号

邮    箱:zqd789@126.com

手    机:18641228698

电    话:0412-4805789

传    真:0412-4832199

联系人:张庆棣

新闻中心

车过秦岭历险记(张庆棣)


时间:2015年06月30日 点击:

  ————车行6000华里,往返272座隧道和1080座桥梁

  1993年9月下旬,我那时刚刚参加工作,却紧急受命,与刘文纪一道,远征陕西、四川,押送10吨碘酸钾,而且要在国庆节前赶到四川的自贡盐矿。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怀的惊验历程,现在想起来,还胆战心惊,有几分后怕。

  车长路险,昼夜兼程

  我们雇了一台当时车身最长的东风车,车长12.5米。两个师傅一姓刘,是个胖子,性格外向;一姓黄,是个瘦子,性格内向。刘文纪戏称“硫黄”师傅。车却糟糕的很,破旧不说,噪音大,沿途经常抛锚、爆胎,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。刚进陕西,车就让警察给拦住了,以为是犯了毛病,却不然。警察绕车一周,打量一番后,问“是啥牌子的车?”;原来这山里的警察还没见过这么长车身的车,让咱们给开眼界了。

  还有一回遇见好心的海城老乡的车,告诉我们前边走不了,赶紧往回返吧。我们重任在身,照旧硬着头皮、提心吊胆地往前赶,心想,“哪打铧哪住犁”吧。

  时间紧迫,不敢耽搁。两个司机,闲人不闲车,每天都行车十五、六个小时。赶在车加油,或吃午饭,或修车时,我们才能下车松快松快。不然就在车上渡日,渴了喝点凉开水;饿了啃点干面包;困了、累了,就栽歪着打个盹。到了晚上,车身长住不进宾馆,只能找大车店投宿,还得把车停在其它车外面,好方便起早发车。这就增加一份担心,怕货丢了,觉也睡不踏实,有时干脆睡在车上。

  辽宁、河北、河南的路况比较好,但越往前走,路越颠簸;且气温逐渐升高,车内又没有空调,那闷热可是难耐呀;又几天不洗澡,身上汗味都馊了。就这样,我们行程1000多公里,终于进入陕西境内的秦岭山脉。

  悬崖峭壁 险象环生

  巍巍秦岭,绵延800华里,是横亘在我国中西部的一道天然屏障。主山脉3767米,由此隔断了南方的暖湿气流,地理上称秦岭为我国亚热带与北温带的分水岭。秦岭又分东、中、西三段,其中中段最难翻越;自古车行秦岭险道,多有坠崖而车毁人亡者。而今的秦岭国道,历经改造,已成为连接陕川的通衢大道;但其山势险峻,气候恶劣,仍然使人惊心动魄,余悸丛生。

  秦岭路窄,且多是“胳膊肘弯”。对面逢车,虽各右行,但常常吓你一身冷汗,总怕躲闪不及。

  秦岭十八盘,曲折迂回。我粗略数了一下,最多的盘山道有9层之多。往上盘时,山路立陡石崖,车就象立起来向上爬一样;往下盘时,一道又一道“胳膊肘弯儿”,其间多是顺着险峻山势盘下来的硬角弯儿。这对司机的意志、胆量和技术是绝大的考验。

  秦岭路一边是峭壁,一边是深渊。秦岭路不但弯道多,而且又急又窄,又陡又险;一侧紧挨着悬崖峭壁,另一侧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。不用说开车,就是往下看一眼,也会让你冷气倒吸,汗毛直立,毛骨悚然。司机稍有疏忽,就要葬身谷底、粉身碎骨的。我们几个人只能是听天由命,禁不住默默祈祷,请老天保佑我们几个“好人一路平安”吧。

  秦岭路山洞多,桥梁多。我们用心记录着,算起来单程一共穿越136条隧道,跨过540多座桥梁,翻山越岭的盘山道是400多公里。

  舍生忘死  惊心动魄

  秦岭的高原反应也很强烈。走在崎岖的山路上,我们都感到头晕、气短、耳鸣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更是支撑着精神,瞪大眼睛,帮助司机前方看路,哪敢有一丝半点的含糊。

  秦岭之行最惊险处,是我们经历了令人窒息的高架桥和生死悠关的下坡路。那桥就架在上千米高的两山之间,而桥面只有6米宽,两边连护栏都没有,这在我们北方绝无可能。我探出头来往下一看,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一眼都看不到底呀,只觉得身上有一股冷气直往上冒。那车就象行驶在半天空一样,全无依靠可言。历此险境,才知道啥叫“万丈深渊”,啥叫“无着无落”。到桥头时,我只觉得衣服都湿透了。更险的是一段下坡路,就是“胳膊肘弯儿”的那种。我和刘文纪都下车指挥,怕前轮打过头,我就负责用石头垫车轮子,这活儿十分危险!我当时紧攥着拳头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呼吸几近凝固。司机小心翼翼,向前打,向后退;再前,再退。最危险时,后边外侧的一个车轮已经悬空。经过几进几退,终于闯过了这道“鬼门关”。

  最后一段险路是从汉中到广元,不到100公里路,我们足足走了5个多小时。这路面窄的只能行驶一辆汽车,看到对面来车时,就得找个宽敞的地方避让。而且路面坑坑洼洼,十分难走。路下就是奔腾不息的汉江之水。这5个多小时,我们仿佛是一分一秒数着过来的。

  安全闯过秦岭,我们得感谢两位司机师傅;他们从未在山路上开过车,这次就如闯龙潭虎穴一般。一路上,黄师傅一言不发,满嘴起泡,吃饭都成了问题,可见心里压力之大。只是不时地听到刘师傅的调侃声,我知道他是在自我解嘲,是在给大家鼓舞情绪,要大家坚持,坚持,再坚持。就凭这俩人的坚韧、耐力和高超的驾驶技术,我们才在一次次生死较量中顺利闯关。

  完成使命,凯旋归来

  9月29日下午,我们历时7天,途经辽、津、冀、豫、陕、川6个省、市,行程3000余华里,终于到达最后一个目的地四川自贡盐矿,及时圆满地完成这项艰巨而又光荣的送碘使命。

  第二天,我和刘文纪转道成都乘火车返程。10月5日到家时,受到举厂热烈欢迎。两名司机却还要按照原来的路线,再经历一次与来时同样惊险的考验。他们肩负着同样的任务,却承受着双倍的疲劳,双倍的危险!他们才是真的勇士,是当之无愧的英雄(这次写回忆录,我又想起两位师傅,要在近期请他们俩个一道吃顿饭,叙叙旧情、友情、真情)。

  六千里路云和月。一路上的秦岭蜀道,见证了我们惊心动魄的艰险历程;十几天的困难日子,印证了我们康博士人情系病区缺碘人的一片赤胆忠心。有了这样的经历,我们康博士人,还怕什么困难吗?

  穿秦岭,攀蜀道,历尽险恶,我今生永无缺憾。

  2008年7月30日

上一篇:国家工信部轻工业处处长崔桂玲讲话  下一篇:吉兰泰之行(郭达军)

地址: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振兴路85号  电话:0412-4805789  传真:0412-4832199  技术支持:沈阳网站制作-军成科技  网站地图  百度地图  鞍山新闻